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用八卦的心态看资讯就够了...

当前位置:八卦来了 > 国际 > 正文

伊朗非法人口买卖为何屡禁不止?

 今年七月初,伊朗出台法律,规定死刑犯的器官可以在执行死刑之前卖掉。法律一出,许多人(尤其是外科医生)表示谴责,称该法律不道德。

其实伊朗是唯一肾脏买卖合法的国家从正规渠道购买和卖出可以获得正规机构担保合法的器官售卖尚且存在质疑,那非法的器官倒卖可谓罪大恶极了。

去年三月,伊朗新闻机构ROKNA报道了一起帮派贩卖婴儿的事件。被贩卖的婴儿如果是健康的,就会被直接卖到国外;不健康的,其器官会被单独取出拿去卖掉。过段时间,他们缺了眼睛或者肾脏的残缺尸体就可能出现在荒芜的沙漠中。

伊朗的孩子,过得太难了,确实极其残忍,不过相比被贩卖后可能面临的其他下场,一死了之或许是个解脱……

伊朗人口贩卖现状人口贩卖问题在伊朗可不新鲜,也常常是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拿来说事的对象。

在今年六月发布的人口贩卖报告中,美国国务院对伊朗做出了2019年的人口贩卖评级,结论是伊朗保持了去年的水准,维持在第三级(Tier 3),重点评价内容包括:

“伊朗政府没有为这一目标(减少人口贩卖)做出重大努力……政府官员仍旧对伊朗海内外的人口贩卖行为持宽容态度……政府仍在迫使大人和儿童加入在叙利亚的伊朗民兵组织,还为地区内雇佣儿童参与武装冲突的民兵组织提供资金支持;伊朗政府也未能在弱势群体中识别出贩卖的受害者(包括贩卖儿童从事性交易)并为其提供保护,对待他们如同对待罪犯一般……”

这段话让人觉得汗毛倒竖,细思极恐,仿佛伊朗官方也已经成为了人口贩卖的帮凶。不过考虑到美国和伊朗长期以来的对抗关系,这样的描述难免有夸大的成分,要搞清楚伊朗的人口贩卖真相,我们还需要更多客观中立的材料。

由于人口贩卖非正常移徙的秘密性质,很难确定贩运受害者的人数,受害者的非法地位也往往会阻止他们向当局报案。伊朗政府也从未披露任何详细的可核实信息和具体的贩卖受害者数量。但翻阅各方报道,该国的人口贩运受害者事例倒是并不罕见。

2003年,单在伊朗西阿塞拜疆一个省发现并捣毁的人贩子团体就超过200个,其中伊朗国民是贩运受害者的最大来源,但伊朗政府出于政治和安全原因拒绝提供准确的统计数据。

2005年,媒体披露,每天都有几十个16至25岁的女孩子在巴基斯坦出售;

随着越来越多的事件披露,伊朗官方有人发声了。著名政治战略家和伊斯兰革命卫队军官哈桑·阿巴斯公开承认,从伊朗向国外(主要向波斯湾的阿拉伯国家)贩运儿童、年轻女子进行现代奴役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近几年,受经济和社会环境恶化的影响,伊朗的人口贩卖愈发猖獗,受害者中越来越多见儿童的身影。

根据包括伊朗Tabnak通讯社在内媒体发布的报道与证据统计,伊朗人口贩卖的受害者中,女性比重大,少数族裔团体、难民、妇女和小孩是重点受害对象。尤其是独处的儿童,很好对付,在街上玩耍时连哄带骗就上车了。

此外还存在“主动提供贩卖资源”的情况:一些吸毒成瘾的人、无家可归的孕妇或妓女会在生完孩子后在德黑兰的医院附近向人贩子或者毒贩子团队出售孩子,价格在25至50美元;有的家庭孩子稍微大一点,有的家长会选择相信人贩子提供的“经济利诱”——孩子跟人贩子走之后会有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低价将孩子拱手相送……

文章开头被贩卖的婴儿多是这种来源。

贩卖受害者的去向

不幸被贩卖的人,可以说以后的人生已经毁了。小部分人如文首婴儿一样,还没体验过人生苦涩就在襁褓中结束了生命,大部分人只能活着去感受命运的安排——被迫从事性交易便是其中一种。

逃生者在采访中自述经历

(图片来自youtube@RealStories)

虽然在伊朗性交易属非法,但根据当地的一个非政府组织2017年的调查,伊朗近年来的相关活动增加了600%,平均年龄已降至16岁,最小的不到10岁。伊朗全国各地都存在非法性交易的情况,以德黑兰等大城市或库姆和马什哈德等主要朝圣地点、旅游地点居多。仅在德黑兰有案可查的,就有8万4千多名妓女,数千名是从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贩卖过来的贫穷女子。

而从伊朗向外贩卖的女孩子,则会被运到阿富汗、亚美尼亚、格鲁吉亚,伊拉克、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土耳其和阿联酋等地被性剥削。

也不知这是谁的悲哀

2018年,一个著名伊朗非政府组织报告称,在格鲁吉亚第比利斯的夜总会卖淫的伊朗国民数量增加,其中不乏儿童受害者。该事件中,第比利斯的皮条客没收了受害者的护照防止他们逃跑,并对他们进行了身体虐待和死亡威胁。

贩卖性交易之所以如此猖獗,还多亏了什叶派“临时婚姻”的庇护。在这种制度下,结婚双方可以约定结婚的期限,到期后终止婚姻关系,以实现“合法”更换性伴侣的目的。

电视节目科普临时婚姻

除性交易外,被贩卖的受害者还会被当做免费劳动力来强迫劳动。

由于遭贩卖者生存技能有限且相当一部分年龄过小,他们多被从事运输、垃圾和废物处理、洗车、搬砖等对要求比较低的工作。工资多数是被扣留的,如果拒不劳动将面临限制行动、一分钱工资都没有的风险。

显然,在不法分子的控制下已经如此脆弱的群体,也非常容易受到其他不安定因素的威胁。一方面是由于卫生状况堪忧,他们罹患各种传染病的风险大大增加;另一方面是被贩卖的儿童也极易成为其他有组织犯罪集团的二次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