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用八卦的心态看资讯就够了...

当前位置:八卦来了 > 历史 > 正文

秦始皇为什么一边求长生 ,一边修陵墓?

 中国历史上有400多位皇帝,他们的皇陵更是多不胜数。但要说到最神秘的几座皇陵,我觉得,秦始皇陵必须拥有姓名。我之前看过一个纪录片,说秦始皇陵墓所在地区进行过勘探,预估秦始皇陵涉及范围有56万平方米,足足比故宫大78倍;震惊中外的兵马俑,只是秦始皇陵的区区一角而已。

秦始皇陵修建的背后,其实有一大堆未解之谜,比如:一向手腕强硬、从不信命的秦始皇,在统一六国、君临天下之后,却突然开始招募天下方术之士,求长生之法。

这个180度的态度大转变,虽出人意料,倒也在情理之中,古往今来的成功者们,哪个不想长生不死、永享荣耀?

但有趣的是,秦始皇一面期待着自己能不老不死,一面又大修陵寝,为自己在地下世界的统治做准备。

这两种完全相悖的行为,集中在这位杀伐果断的一代雄主身上,自然引来了古往今来猎奇者们的议论纷纷:

有人觉得秦始皇年纪大了贪生怕死

有人以为这纯粹是秦始皇的两手准备

有人则认为帝国初定,心系大政的秦始皇不放心就这么离开

……

事实上,看似矛盾的思想和行为,往往有多方面的原因。

今天带大家从史书的只言片语,和已经发掘出土的秦始皇陵的边边角角中,挖掘隐秘的线索。

秦始皇陵里

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秦始皇陵工程之浩大,可以说是极尽奢华之能事,占地面积之大、陪葬器物之多、物料技艺之精,几乎是在地下重建了一个皇城。

秦始皇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为自己建造了一座庞大的地下宫殿。

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13岁即位之初,就开始修建陵墓了,共动用了70万人力,地宫深得穿过了三层泉水,在下面用铜汁浇成棺椁,里面放满了奇珍异宝。

工匠做了用机关弩箭,有靠近的人便会发射。地宫里还用水银,做成江河湖海。还有用鱼油膏,做成的蜡烛照明,可以很久都不熄灭。

“始皇初即位,穿治郦山,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余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令匠作机弩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这妥妥盗墓小说里的既视感啊。

据说,从古至今,秦始皇陵先后遭遇了6波盗墓贼,但每次这些盗墓贼都空手而归。

出于对文物的保护,目前还无法对整个秦始皇陵进行考古发掘,但从周边小范围出土的陪葬坑,和陪葬品的情况,已经足可窥见整个秦始皇陵的恢弘气势。

光是一座尚未发掘整理完成的兵马俑陪葬坑,就已经引得中外游客叹为观止了,古往今来的人们,对秦始皇陵的好奇和想象,更是从来没有停止:

秦始皇的地宫里究竟有什么?

古人建造陵墓讲究“事死如生”,那时候人们认为由生到死,只是生命形态的转变,死后的世界和凡间没有什么两样,因此对丧葬仪式格外看重。

据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段清波教授介绍,秦始皇陵和一般的帝王或贵族陵墓有所不同。

它的修建理念,不仅仅是“大象其生”,而且还是“阴阳五行宇宙观的模拟写照”:为皇权专制社会体系里的天、地、人相互关联,以及天地、阴阳、五行宇宙观具象化在陵墓中。

因此,整个陵墓不仅模拟了日月星辰、山川河流,还有可供墓主人回到凡间巡视的夯土建筑和通道。

仅从这一点来看,确定地宫修建方案时的始皇帝,也是相信这种“生死一体”的观念的,觉得阴阳之隔不算什么大事儿,只要修建好地下的陵寝,死后仍然可以统治大秦帝国,说不定,他还抱有把统治版图扩张到阴间的雄心壮志呢。

可就是这样一位心比天高的帝王,怎么突然就开始恐惧死亡,并对求仙之事产生了迷之兴趣?

仅仅是因为方士的进言吗?我觉得绝不可能,以秦始皇果决刚毅的性格,只能是他自己内心的思想和看法,真正发生了转变。

不肯止步的帝王野心

统一中原之后,秦始皇还在不断地将边境线向外延伸。

《史记·秦始皇本纪》载,始皇32年,

“乃使将军蒙恬发兵三十万人北击胡,略取河南地”

“三十三年,发诸尝逋亡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适遣戍。”

可见,他想要的,从来不止山林湖泽。

完成统一的第二年,秦始皇就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大范围、长时间、高频率的巡游。

秦始皇的五次巡游路线中,最常去的就是海边。从史书所载的,始皇刻石内容也可以发现,始皇帝的一大兴趣爱好就是“看海”。

据《史记》记载,他还曾和大臣们“议于海上”。这其中的原因,除了滨海的齐鲁故地,总是不太安分之外,恐怕还暗含着秦始皇开疆拓“海”的野心。

可以想见,在始皇帝的心里,有一个不局限于已知世界的辽阔版图,“六合之内”并不是他全部的理想,南北尚知敌人是谁,东海之外却是不曾被探索过的未知领域。

也许在实现了空前的统一之后,在“南尽北户”之时,他的目光已锁向了海的尽头。

对于海洋之外的探索,可能就是秦始皇求仙的意图,这也许就能解释他为什么既希望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也要坚定地支持徐福东渡计划。

除了扩张领地,秦始皇的求仙活动,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筹谋:推进思想文化的管理,让六国遗民真正臣服于大秦。

《史记·封禅书》的记载,已经透露出了秦始皇的这一野心,他想通过对各地的宗教信仰、祭祀活动等的整合与治理,促进新秦地区,对秦文化的亲近和认同。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了一次泰山封禅的活动,这并不是秦的祭祀传统,而更像是对黄河中游和下游两大文化区的整合,通过祭祀,来获得当地人的认同,从而在文化方面进行统一。

秦始皇的求仙行为,一方面安抚了东部海洋文化区的民众,提升了他们对这个新的统治者的认同感;另一方面,在整合各地信仰的同时,秦始皇很可能也在树立一个“天帝”的形象,希望通过个人的神格化,建立起秦帝国统治的合法性。

如此一来,能求得长生也算两全其美,即便求不得,也能对反秦势力有所震慑。

“灵异事件”频发

新帝国暗潮涌动

从秦始皇的巡游路线来看,他选择的巡视区域,除了所熟悉的老秦人的地界之外,更多的,还是尚未稳定的六国故土。这恐怕很大程度上,与四境之内六国遗民不安分的活动有关。

表面上看,此时中原各国,都已经被剿灭,或是归降于秦王朝了,但仍有不少残余势力,不愿意接受秦的统治,不断发起刺杀。

据《史记·刺客列传》记载,高渐离以其音乐才华颇得秦始皇赏识,被熏瞎了眼睛留在宫中表演击筑,但他心里一直顾念着因刺秦而死的好友荆轲,便借演奏之机,以铅筑袭击秦始皇,没有成功,遂被诛杀。

《秦时明月》剧照

《史记·留侯世家》还记载了一次由张良组织的刺秦行动,他找到一位大力士,“为铁椎百二十斤”,欲于博浪沙狙杀秦始皇,未遂,张良自此也只能隐姓埋名,四处逃亡。

六国遗民的不安分,不仅表现在针对秦始皇的频繁的刺杀行动中,还表现在各种通过装神弄鬼的手段,影响舆论的活动上。

利用鬼神的力量达到人的目的,也是颇为古老的舆论手段了。

比如说天有异象的:“三十六年,荧惑守心” “有坠星下东郡,至地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火星荧荧似火,行踪捉摸不定,这在百姓的认知中是典型的凶象。

之后发生的预言事件,则更加诡异,一位使者在走夜路时,忽然被山鬼拦住了去路,山鬼给了他一块玉,说了句“今年祖龙死”,就消失了。使者把玉带回了咸阳,经御府核验,竟然是始皇二十八年祭祀水神时,沉入江中的玉璧。

这些事件在不断提醒着始皇帝,四境之内还存在着各种势力,威胁着他和整个帝国的安危。

可另一边,储君之位却始终空悬,帝国霸业后继无人。

关于秦始皇究竟想立谁为太子的问题,也一直众说纷纭,我们所能推测的,就是在秦始皇意识到自己命数已尽之前,心里都还没有合适的继承人选。

定国安邦依然任重道远,又没有合适的子孙能挑此大任,秦始皇只好希望自己能扛一年是一年了。时间拖得越久,他心里就越焦虑不安。

因此,越到秦始皇执政的晚期,他对求仙问药之事就越痴迷,似乎也是真的相信并寄希望于这些术士们能给他带来永生。

秦始皇求仙  呼葱觅蒜 绘

秦始皇一边数次听从术士的话,派遣他们去东方蓬莱寻找仙人仙药,另一边又耗费国家巨大财力人力,投入到自己陵寝的建设工程当中,这两个方面是具有相当的矛盾的。

秦始皇看似反转的态度和行为,背后有着深层次的复杂的原因。

这一现象,既是战国秦汉时期,多种思想流派的流变和交替的表现,也是当时政局下,为了维持统治的一种政治手段,“求长生”可能是为了不打草惊蛇,而采用的一种掩护手段。

秦始皇13岁即位秦王,39岁统一天下,11年后突然病死,他一手建立的秦帝国也在其逝后4年便土崩瓦解。

尽管这是一个仅存续了15年的短命帝国,然而,在中国历史上,还没有哪一位皇帝像秦始皇这样,引发过巨大争议。

撕下皇帝的外衣,这个名叫“赵正”的秦代男子,既有与三皇五帝比肩的气魄,又有对长生不老的执迷,他以强大的兵力吞并六国,却对被征服的齐鲁文化怀着复杂的敬畏之心。

我们很难用“专制独裁者” 或者 “雄才大略的君主”,来简单地评价秦始皇,这是一个能够引起人们强烈兴趣的人物。

被巨大坟丘守护的秦始皇陵,2000多年来一直深埋在骊山北麓。

在这个被密封保护的地下空间,秦始皇的遗体,很可能在经历了千年后,依然完好的保存下来。

不断向上天寻求帝王权威的秦始皇,虽然未能成为永生不老的仙人,实际上,他只活了49年零8个月;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对中国历史乃至今日中国的面貌,产生过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