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用八卦的心态看资讯就够了...

当前位置:八卦来了 > 娱乐 > 正文

史上最“丑”的哪吒,为什么看完后我想哭一场

截止发稿前,《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已超9亿,直追4年前的《大圣归来》。我内心为此感到欢喜,因为我相信,它配得上这结果。

相信,是我从这部电影里看到最温暖的东西。因为相信,未来可期。最初,当我看到《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预告片时,我有点失望且愤怒,毕竟改编不是乱编。你看那黑眼圈,小鼻头,画着烟熏妆的熊孩子,比起1979版的那个在暴风雨前拔剑自刎的白衣少年,这可真是我见最丑的哪吒。

我心中种下了偏见,认定这是一部烂片,一定不会有人买帐。但看完后,我发现我错了。那个丑哪吒不仅打破了村民们的偏见,也打破了我的偏见。

哪吒· 我相信爱能打破成见 ·

这次的改编里,哪吒被设定为殃及人间的魔丸,带上了先天注定的暗黑色彩。

他降临人间后,被当成魔童,人们嫌他弃他,躲他骂他。那时小哪吒想:“既然你们都说我是妖怪,那就索性当妖怪吧。”于是,他到处捣乱,以抓弄百姓为乐。此时,哪吒对谁都不信任。

所以他自编的歌谣里,有自暴自弃的沮丧,堪破世事的愁苦:我是小妖怪,逍遥又自在。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生活你全是泪,没死就得活受罪。越是折腾越倒霉,越有追求越悲催。垂死挣扎你累不累,不如瘫在床上睡。他质疑李靖为了总兵面子关住自己,痛恨百姓不识好歹,所以他解开乾坤圈成真魔。这时,哪吒还不信来自人间的爱,也不信自己能改变宿命。

李靖扛住质疑,想方法让他开心,甚至磕头请来百姓参加哪吒生日。面对天劫,他愿以命换命,那挂在哪吒腰间的护身符,是一个父亲对儿子最深沉无言的守护。这一切只因哪吒是他的儿!

当哪吒目睹这一切后,他知道自己是李靖的儿子,而不是你们口中的妖怪。爱,填满了这三岁小孩的心,驱逐了仇恨,哪吒才真正觉醒。这时,哪吒相信爱能破开偏见,相信自己能逆天改命。

当敖丙告诉他命中注定是魔丸时,哪吒嘶吼:“去你个鸟命,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我自己说了才算。这是爹教给我的道理。”每个人最初的身份认知,都来源父母。当父母告诉我们是太阳,我们便有光,告诉我们是烂泥,我们便扶不上墙。

李靖父母及太乙真人从未告诉过哪吒:你生来就是魔。而是说:“你是灵珠,肩负斩妖除魔的重任。”

父母只是指出一条路,选择还是在自己身上。在哪吒知道身世后,他当然可以魔化真魔,但他还是站出来,救了遭受灭顶之灾的百姓。

因为那时的他已经相信爱,相信自己可以不受命运的束缚。从没什么命中注定,从来都是自己的选择。

“我命由我不由天”只是讲了件很简单的事:就是相信,相信自己要做的事,相信那些爱你如生命的人。

导演· 我相信我可以逆天改命 ·

影片结尾,太乙真人说道:“不认命,就是哪吒的命。”

不认命,也是导演饺子(真名杨宇)的命。

2002年前,如无意外,杨宇读完华西医科大学,就当个医生踏实过日子。

这也挺好。可多年来,午夜梦回,他都会想起那个漫画梦。

2002年,杨宇接触了三维动画软件MAYA,那刻,他感知自己的命运有了些变化。

为了儿时的梦,他抱回了一堆书自学动画。一个学医的半路出家做动画,还是自学,无疑是疯了。但杨宇相信自己能改变命运。

接下来的三年多,他才知道命运之强大和自己的顽强。

《哪吒之魔童降世》导演:饺子

一是质疑:有人说他不是这块料,有人说他有病,有人说他放弃医生好工作是傻子,也有人等着看他出丑。

正如李靖夫妇一般,他父母相信杨宇,还给他买了台配置很高的电脑,杨宇笃定地坚持下去。

二是没钱:当杨宇辞职专心做动画时,钱很快就花光了,父亲又病逝,生活全靠只有一千块退休金的母亲支撑。

但母亲相信他,他相信自己。他做到几年不买新衣服,吃也买打折的,断绝了娱乐,就这样熬了三年多。

最后杨宇的短片作品《打,打个大西瓜》获奖无数,而且也有投资人开始找他了。

有人想让他沉下心做一部长片,他选了哪吒:“哪吒其实和我挺像的,都有不认命的一面。”

首部执导的电影,杨宇从剧本到特效,都亲自上阵,改了66个剧本,看了100多版人物形象,动用20多个特效团队,制作了5000多个镜头。

他就如同哪吒,不断遭遇偏见打压,但始终相信能逆天改命。

想成就一件事,无非是因为极度热爱,所以愿意坚持下来。

但前行路上难免会有黑夜,此时要相信走下去总能见黎明。

因为相信,就能看见光。

我们· 我相信国漫不需要同情 ·

杨宇曾经说过:“当大家不说国漫崛起时,国漫才真正崛起。”

诚然,现代许多国漫虽包装了中国元素,但还是在用日本的方式和逻辑讲故事,比如中二的对话、角色设定、非中国现实的故事。

所以,《哪吒》、《大圣归来》的出现很可贵,它们是用中国表达去讲述中国人的情感。

图片|《大圣归来》剧照

虽然与好莱坞和日本有差距,但肉眼可见的进步让我相信:

“国漫无需同情,终有一日会有自己的宇宙”

我敢这么说,是因为我们有底气。

1941年的《铁扇公主》,是亚洲第一部动画长片,引入日本引起了轰动。

1956年的《神笔马良》在国际获奖,那只笔能画出各种天马行空,多少小孩梦想拥有,这是中国人的想象。

到了1960年,第一部水墨电影《小蝌蚪找妈妈》诞生,齐白石的画活了,这是艺术的作品,有画意,亦有诗情,真正是中国式的表达。

当《大闹天宫》出现时,完成了几代人对孙悟空的想象:白面桃心的脸,黄衣豹裙,红裤黑鞋。

这是部极具中国美学的电影,有中国式人物,传统艺术和设计风格。

令人难忘的,还有中国动画史上最具美感、最悲怆的一幕:一个白衣少年,长袖飘飘,在暴风雨中拔剑自刎。

《哪吒闹海》这一幕,不仅有中国独有的意境,也有深入人心的痛。

这底气,还来自敦煌莫高窟的一头鹿《九色鹿》;来自中国谚语的《三个和尚》,还有《葫芦兄弟》、《天书奇谭》、《崂山道士》、《山水情》....太多太多。

有些事很多人不知:

日本动漫鼻祖手冢治虫看到了上美的《铁扇公主》后,放弃医生的手术刀,拿起画家的铅笔,走上漫画家的道路,这才有了《铁臂阿童木》,影响一代代漫画家。

我愿去相信,会有更多人,因看到国漫而拿起心中的笔。就如手冢治虫看到《铁扇公主》,杨宇看到《哪吒闹海》一般。

我们说国漫崛起,但这崛起不取决于漫画家,制作人。

还在于我们是否愿意相信:国漫终有一日会走上世界舞台。

还记得当初《大鱼海棠》上映时,物道君曾在结尾写道:我想起电影中的一句台词:“我希望你长大,长得比玻璃缸还大,比桌子还大,比床还大,整个屋子都装不下你。”而这个希望,也是我们对中国动漫的期待。

如今《哪吒》上映,它让我更加相信,中国动画未来可期。

倘若你也和我一样,愿意相信且同行,这事或许能更快实现。